星星牌

爱的战士(。

【叶王】谜

爆字数爆的整个人都不好了(。写的还是有遗憾。恨笔力不够(。

 


阴沉了一天的天气,在傍晚时分终于落下雨来。雨势来得急,一颗一颗砸在窗玻璃上居然发出了不小的声响,自动化幕墙系统关闭了原本敞开的窗户,王杰希没有去在意这些动静,他正在专心看一份文件。

 

随着最近高层的变动,上级对管理异能力及特殊事件的荣耀总局也提出了改革方案,局长冯宪君将细化改革项目的工作交给了两位副局长,王杰希不幸就是其中之一。这种工作庞大繁杂,而要看到实际成效则又需要花费巨大的精力和时间。

 

办公桌上的通讯器忽然发出的鸣叫终于还是打断了他的思路,系统提示这封来自局长办公室的信息是请他于二十分钟后前去报道。王杰希微微蹙了蹙眉,按了按微酸的攒竹穴,这才意识到这两天他太过专注于这项工作(局长向他们强调过时间的紧迫性)对于局里以及自己的科室关心度有点不足。

 

最终他给许斌打了个电话,现在“微草”的统筹工作基本由他负责,交代完后他依然觉得有些不妥但又说不出所以然来还是随后出了门。荣耀总局总部占地广阔,局长办公室并不在王杰希所在的办公楼内。

 

王杰希一向准时,当他到达的时候,冯宪君的手表指针正好跳到了六点。在场的不止局长一人,局长办公室那套真皮沙发上还端坐着两位客人,西装革履神情严肃。王杰希倒没有意外,方才进入之前提高的安全检查等级与保护已经说明了有事要发生。

 

“杰希来了啊,”一直站在落地窗前的冯宪君转过身来,面色和缓了一些,“这两位是仲裁委员会的罗专员和范专员,受上级指派前来监督一起紧急事件的处理。”

 

“王副局长你好。”两人站起来和王杰希握了一个手,立刻就进入了正题,“由于事发突然我们临时给事件编号GUE30156-Y,经过讨论,我们将委任你负责这一事件的荣耀局内部自审。”

 

“看来是我局内部事件?可否说明情况?”王杰希问道,虽然是内部事件,但上头会派人来可见还是有多方牵扯。对外事宜其实基本是另一副局长喻文州主管,不知道这次为何会委任他。

 

两个专员对视一眼,年轻一些的范专员开始解说:“4个半小时之前在H市正常进行的一次‘能源’转移中我方遭到袭击,特别科1队队长叶修协助袭击人员意图夺走‘能源’。简单的说就是,叶修叛变了,王副局长。”

 

王杰希的眉头狠狠皱了一下,但他的神色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他望了望一直站在窗边的冯宪君,荣耀总局局长此时已经平静下来对专员的话没有什么反应。他转回了视线:“所以这是总局的自检?”

 

“这是一个方面,”解释情况虽然只有寥寥数语但范姓专员似乎并不轻松,“另一方面,我们需要你来审问叶修。”

 

“是的,虽然很不可思议但是我们抓住了他,王副局长。”

 

王杰希终于挑了挑眉,他一一直视过范专员两人:“确认接收GUE30156-Y,定当尽心尽责查个水落石出,感谢上级信任。”

 

这双眼睛看向你时,仿佛能照射到你内心深处的秘密,范专员心里微微一紧,面对如此惊人的事件眼前的荣耀总局副局长依然保持了最大的冷静。毕竟叶修是荣耀局的元老功臣,在种种事件中亦有让人高山仰止的战绩,是这个组织的一个神话。看来这位王副局长比仲裁委员会认为的,还要深沉内敛,不可捉摸。

 

*  *  *  *  *

 

身为特别部门,即使是在荣耀局总部也有专门的审讯收押场所,是位于总局西北角一大片树林下的地下设施,与总部大厦有地下通道相连。王杰希乘坐地下交通来到据说关押着叶修的房间时,已经离叶修被收押超过了十一个小时。现在是凌晨时分,是人体生理一个临界值的时段。

 

那场从傍晚开始下的雨没有停过,现在已经发展为了一场暴风雨,而坚固的建筑将其挡在外面,安静的甚至听不到一丝响动。王杰希望着泛着冰冷金属光泽的厚重牢门,想象了一下那个人的状态。以他的身手,情况应该不会太糟,然而此次上级选择由他而非是人尽皆知关系不错的喻文州来处理,可见接下来那人要面临的情况也不会太好。

 

牢门打开,听到响动的人很快从角落的小床上爬了起来,他面容有些苍白,但脸上那种得意又淡淡不正经的笑意并没有改变,他挥了挥手,浑然不顾手腕上的合金锁链:“大眼,你来得慢啦。”他喊着当年在学院时前辈们其实就是他自己给王杰希取的外号。他显然也并不吃惊,让王杰希来负责自己的案子本就在意料之中。

 

是叶修,但是是受了伤的叶修。这个昔日被称为“斗神”的男人依然穿着荣耀局的作战服,腰腹和腿上都随便裹着一圈绷带,上面隐约有血迹渗出,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是战斗的痕迹,但他十分安然。

 

王杰希盯着他周身看了看,在警卫都退出后两人对视了片刻,半晌他终于开口:“半年不见,没想到再见面是这样的情形。“

 

“啧,人生就是由各种各样的意外构成的啊,”叶修试着靠上墙壁,“有烟吗?”他做了一个夹烟的动作。

 

“我会给你申请医疗检查,”王杰希答非所问,但最终还是从口袋里取出了一盒香烟,他本身不抽烟,这烟确实是来前特地为叶修准备的。

 

他往前走了几步,靠近他呆的小床,伸手递了过去。叶修另一只手瞬间就握了上来,这是一招擒拿,王杰希却似乎早有准备两手一恪,腕子灵活的一转就从叶修的指尖挣脱开来。

 

见他挣脱叶修倒也没有再出招,他转了转自己的手腕,心里啧啧了两声,瘦了。纯黑的制服甚至衬得他也有些苍白,在昏暗的牢房内显得压抑料峭。

 

王杰希站定在原处,他没有退后,只是微微瞪了瞪眼睛看着叶修接住自己扔过去的打火机后慢条斯理的打开烟盒抽出一根烟点燃。他呼出一口烟气眯了眯眼,将烟盒又抛了回来。

 

“我看了现场记录,”等他抽完这一口,王杰希再次出声,“你想说明一下吗?”

 

“你们想听吗?”叶修忽然正色道,他凝视王杰希的眼睛,没有用“你”,而是用了“你们”。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在这安静到无聊的牢房之内仿佛是一种默契。王杰希小走了半圈,他的步子轻巧却扎实,并不会有多少脚步声。最终他还是开口:“正式审问按IP03U规程处理,明天上午开始。”

 

“哟,上头这还兜着呢?挺好。”叶修无所谓的答了这么一句。

 

王杰希居然也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希望叶队长认真对待。”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叶修给了他一个拖拖拉拉的散漫敬礼,媚眼乱飞。

 

*  *  *  *  *

 

王杰希的家离荣耀局算不上近但王副局长的坚持就是每天必须回家,因此哪怕现在大雨瓢泼又是凌晨时分,他依然不厌其烦地驾驶着汽车往家赶。

 

这时候路面上空无一人,他并不着急,反而终于感到放松了一点,深层的疲惫就这样涌了上来。他摸了摸左边的口袋,叶修抛回来的烟盒就在里面,他了解叶修的烟瘾,这盒烟居然没被留下显然是有些特别的目的。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雨刮将雨水飞快地扫到一边,立刻又有新的雨滴扑满前窗。

 

他住的小区不算很新,一个人住着一套两居室,干净却略显空旷。打开房门所有房间的灯同时亮起,这也是一项安全设计。也因此,他立刻就注意到了坐在餐厅餐桌前的人。

 

那是一个很年轻的小男生,虽然尽力保持着冷静的神色但还是掩不住地有些惊惧,见到王杰希回来,他规规矩矩地喊了一声:“王前辈。”

 

王杰希当然认识他,这个年轻人几年前是由王杰希所在的检测鉴定科即内部俗称“微草组”推荐而加入荣耀总局的,后来因为种种原因调离了微草,王杰希确实听说他申请了外派,前去跟随叶修的行动组。

 

“一帆,叶修让你来的?”王杰希语调放柔了一些,他家的钥匙只有叶修那儿还有一把。

 

被问话的名叫乔一帆的少年连忙点头:“队长说,行动开始后就找到王前辈的家,在这儿等,您每天都是肯定会回来的。”

 

看来这一次叶修是计划好的。王杰希心里略微有了些计较,他从书房内拿出一台笔记本,将多余房间的灯关掉,“叶修叫你来必然是有资料要给我,你先调出来,我来做点夜宵,一天没吃东西了吧?”

 

于是以前在微草没机会这次居然吃到了王杰希亲自做的挂面,乔一帆捧着一个大碗吃的念头丛生,王杰希就坐在他的对面,看他带来的U盘中的资料。

 

资料并不算多,这是一个精简内容且写有阅读过后自动销毁的程序,但却迅速让王杰希了解了情况。他望着那张新型生化武器的设计图纸出了阵神,他是一向沉稳不惊的性格,这时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那一点升起的凉意。以前叶修确实和他提过关于总局内部的问题,但目前来看问题比他想象的还要深,不然,叶修不会以身试险。

 

他和叶修的关系并未公开过,以前是两人太忙没有时间也都不在乎这些,又因在荣耀总局这种以保密为最高原则的地方起了一些玩心,反倒是变着方儿看谁藏的比谁更好了。虽然有点讽刺,但现在这看来反而是极好的掩护。总部需要人策应,以目前情况而言暂时只能是他了。

 

他镇定了一下心神,打开了叶修抛回来的那盒烟,果然在里面找到了一枚极小的芯片,在刚才的资源里叶修给他留过言了,这是一把电子钥匙,作为风险规避措施并没有都带在乔一帆身上。

 

王杰希仔细看着这枚芯片,似乎是把他当成叶修狠狠地盯了一会儿,接着还是温言对乔一帆道:“你先去休息吧。”

 

乔一帆只是大概猜到队长和前辈的关系不简单,这次亲眼得见他又不是特别善于言辞的人,只能乖乖地和王杰希道了声晚安。走进房间前他又偷偷瞄了一眼依然坐在餐桌前的王杰希,惊奇地发现印象中从不沾烟酒的前辈居然点燃了一根烟,此时他并没有抽,烟夹在修长白皙的手指之中,袅袅烟雾徐徐升上半空,模糊了他侧脸的表情。

 

他的背影极挺拔,穿着居家的棉T显得有点空落,乔一帆却莫名想起了叶修。

 

队长,你一定要好好的,不要让王前辈和我们担心啊。

 

*  *  *  *  *

 

接下来两天是标准程序,对叶修的审问并不顺利,由于他不但是荣耀局的元老身份也并不单纯,上头一时对他的处置也陷入到争论当中。加之被捕时受的伤并没有好好治疗引起的并发症,终于在第三天王杰希上报的医疗检查得到批准,叶修被转入荣耀局医疗机构,调查集中到了对其他当事人的询问上。

 

刘皓接到通知来到总部大厦的时候心里隐约有几分兴奋。他当然知道接受传唤的原因是三天前那起事件。作为协同运送的第二小组成员他的证词,上层显然会高度重视。

 

问询选择在总部大楼A幢27层的小型会议室进行,目前为止此次事件对内依然是保密的,就连他过来的理由也是外勤人员轮换汇报。

 

他整了整自己的领带敲门进入后向屋内的人敬了一个礼。

 

冯宪君和王杰希他自然是认识的,另外两位应该就是上级派来的专员,他清了清喉咙:“驻外J编队副队长刘皓前来报到。”

 

“刘皓同志你好,今天请你来主要是为了三天前H市发生的那起事件,此事已委任王副局长负责,接下来将由他对你进行问询。”年轻一些的专员开了口对他解释了两句。

 

“刘副队你好,”被点到名的王杰希也向他点头示意,神色沉静,他比刘皓还小两岁,但要论职位却比他高得多。好在刘皓已经习惯了荣耀总局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天才,叶修他都忍了这个并无交集的王杰希他并不在意:“王副局长好。”他微微热络地笑了一下。

 

然而没想到,接下来的四个小时却成了他之后挥之不去的噩梦之一。王杰希思维缜密,看问题的角度又异常刁钻。这看似轻松的问询,在他的种种提问之下变得困难重重。刘皓流了不少虚汗,一些问题他似乎真的就没有办法完满的回答。

 

到最后,观察专员的脸色也称不上好看了。问询结束在冯宪君的提议之下。

 

“感谢你的配合。“王杰希过来和他握手,这个高挑的年轻人与他的身材相比蕴藏着更大的能量,传闻中工作中不近人情又雷厉风行的作风今天他算是彻底领教到了。他依然尽可能保持了自己的笑脸和王杰希握了握手:“一切为了荣耀局和国家的利益!”

 

听他这么说,王杰希又凝视了他两秒随后似乎脸色温和了一点:“刘副队长好觉悟。任何危及国家与社会人民利益的行为,相信我们荣耀局都必将其摧毁。”

 

刘皓心里抽搐了一下,哈哈笑着退出了会议室。在他下楼之时却碰到了突袭及特别增援科的总把手之一黄少天。黄少天只道他是来轮换的,滔滔不绝和他说了一堆总部的工作,又随手给了他一堆活。

 

刘皓再也不想来总部了。

 

*  *  *  *  *

 

其后一个月,叶修被暂时关押在荣耀局的秘密监狱的高级区域内。王杰希主张细致、严肃的举证、排查、审查工作,因此工作量十分庞大。高层在对叶修的判决方面多所犹豫,只达成了临时羁押的协议。

 

整个内部审查在缓慢但可见成果的速度中不紧不慢地向前推进。

 

高英杰在询问过副局长办公室的AI得到“副局长一天都未曾出门”的答复后,终于拿着那一杯热可可鼓起勇气前来敲王杰希的门。他是现在微草的第二负责人,也是王杰希的得意弟子,因此刘小别他们才决定由他来做这件事,毕竟自己的老大将近一个月天天加班至深夜,而他们完全无法帮忙真是个糟糕的体验。

 

他很快获准进入,王杰希刚刚合上一份文件,见到他露出一个柔和的笑容。

 

“老师。”高英杰进入荣耀局时还非常年轻,因此对指导照顾他的王杰希曾经一度很是依赖,现在他成长起来了,但师徒间的感情依然十分紧密。他将热可可端给了王杰希,“老师今天可以正常下班吗?”

 

王杰希知道是最近自己加班太勤,科室里的年轻人们忍不住的关心。他接过那杯暖暖的热可可道了一声谢:“今天应该不会太晚。最近微草一切正常吗?”

 

高英杰便向他汇报了近期情况,按照王杰希的要求,最近微草所存档案都会进行二次加密。他站在王杰希身边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听他上课的日子。然而阳光照射进来,他发现王杰希似乎瘦了不少,肩膀显出支楞着的坚硬的轮廓。

 

级别最高的通讯线路忽然在此刻响起,高英杰连忙告别,而当王杰希接收信息之时,差点打翻了那杯可可。

 

如微草所有人所愿的,今天的王副局长最终准时下了班。

 

*  *  *  *  *

 

换下制服,王杰希居然选择公共交通工具回家。太阳还没有完全落下去,他坐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间,听不时有人小声议论的家长里短,广播里正在播放B市即将启动的某项公共设施建设听证会,觉得平凡的日子真是细节踏实而又安然。

 

他想起那时候和叶修一起乘地铁错过了站,就那样绕着环线整整多坐了一个多小时。

 

他在到家的前两站下了车,钻进小巷子里去吃以前他和叶修都很喜欢的那家小馆子。小馆子装修了,老板还是原来的老板,见到他如见旧友,虽然问了句“那抽烟的小子怎么没来”没有得到回复,依然热情的招待了他还打了折。

 

这顿饭他吃得很慢,他很久没这么仔细地吃一顿饭了,吃完之后,就沿着小马路一路闲逛。这附近有一条人工河,傍晚时分散步的、跳广场舞的、约会的人络绎不绝,十分热闹。

 

他也没什么目的随心所欲的逛着,直到天色漆黑,他才慢慢走到了自家小区。突发奇想一般,他又转进便利店去买了一把葱、几颗青菜和一块牛肉。

 

提着几个塑料袋,他慢慢上了楼,在打开门的一瞬间,他皱了皱眉,忽然就听见一个声音说道:“不要开灯。”

 

这把嗓音他再熟悉不过,饶是以反应卓绝闻名的王杰希也几乎卡了一下壳,但很快他就回过神来,砰地一声将门关上:“回来了不开灯才最可疑。”

 

灯光亮起的那一瞬间,那人伸手挡了挡眼睛随即又放弃了似的放下了手:“大眼,我以为见到哥你该很高兴的啊?!”来人赫然是于今天下午王杰希接到报告从秘密监狱失踪的叶修!

 

“小乔果然是跟你学了。”王杰希答非所问,他望着完好无损出现在他眼前的人,似乎撇了一下嘴唇,随后越过他,到厨房里去放刚才所买的食材。

 

王杰希家还是相对安全,叶修今天来时就已经仔细检查过了,这时便也大摇大摆地跟进了厨房:“大眼,求关心……”他居然卖起萌来。

 

王杰希正在洗青菜,听着他在旁边胡天胡地地吹,终于忍不住一转身,他这回身似乎连叶修也吓了一跳,就见那人猛地抓住自己的领子,不管不顾地吻了上来。

 

这其实算不上一个吻,王杰希拼命磨牙下口很狠,叶修在被短暂的吓到之后立刻回过神来。他贴近王杰希,一只手捧紧他的后脑勺,安抚着他的嘴唇,加深了这个吻。

 

最终这个吻结束于王杰希发现叶修的另一只手不能动弹,而两人已经气喘吁吁。

 

“你好好考虑过后果了吗?”平静下来的王杰希坐下来为他包扎,叶修没提他是如何出逃的,但必然不可能轻松。只受这些伤,已然是神乎其技了。

 

“为这些我准备了近两年了大眼。”叶修此时也完全放松下来,神情平静,褪去了平时那些不着调的慵懒语气真切。

 

“所以你在那里达到你的目的了吗?”

 

“至少,我接触到了需要接触的人。”

 

“那么接下来呢?”

 

“叶修需要消失一段时间。”

 

“叶修……”

 

“为了当初我们的理想和誓言,王杰希,我知道你必然和我是相同的选择,接下来总局内部的路,你也会走下去。”

 

“……没错。”王杰希扔掉止血的棉球,“你了解我,我了解你。”他轻声说道。叶修看他利落地收拾东西。恋人的脸色并不比他好,一样苍白着人也消瘦了下去,这个月以来,他承受地压力不比他小。

 

“所以,你再来我这儿一趟,是危险而无必要的。”收拾好一切的王杰希严正着脸色,望向叶修。

 

两人的目光都不躲闪,清亮、通透,他们很少这样认真地凝视对方。

 

叶修慢慢笑了:“因为,会有很长时间见不到你呀,大眼。”

 

他的这声回答犹如清风里的叹息,听得王杰希心里微微一颤。叶修已经俯身过来,他的吻如影随形。就像他们初遇之时,学院里盛开的木芙蓉,大片的纯白,漫山遍野却又从容绽放。

 

王杰希慢慢整个环抱住他,仰头回应他的亲吻。抱着的人心脏有力的跳动声,昭示着他旺盛而无法摧折的生命力。他心里有些发疼,但更多喜悦和力量掩盖住了这一切。

 

两人都是那样的渴望却又安稳,缠绵如此,他属于他,他亦属于他,如此而已。

 

他们并非在告别,这只是一个新的开始。


评论(10)
热度(160)

© 星星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