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牌

爱的战士(。

【叶王】爱人

咱也是写过总裁文的人啦(不!

尝试换了个角度写,觉得蛮有趣的。不过可能把握上不大准确,觉得哪里不对给我说道几句呗╰( ̄▽ ̄)╮


*   *   *   *   *

“老大来一首!”

 

“叶哥来一个!”

 

包厢里的气氛已经进入高潮,此时正闹着让他们boss也是今天聚会买单的那位也来唱上一首歌。元璐看着那个懒洋洋坐在距离点唱机很近的沙发上抽烟的年轻男人摆了摆手:“怎么可能这么便宜就唱给你们听啊……”他拒绝地理所当然,仿佛事情就该这样。

 

“哇那就是要什么条件了?”

 

“老大你这个也要精打细算啊……”

 

“……”

 

底下的人倒都熟悉他的脾气,嘻嘻哈哈地顺着往下闹。

 

他也不在意,继续不知真假地说道:“等这个项目指标达到了估计你们可以欣赏一下。”

 

其他人又是一阵哄闹,显然大多数人是不信的,他年纪不大作风民主底下的人也多与他亲近,这时反而闹的更厉害了:“老大真小气……老大,元璐说您唱歌挺好听的,别藏着嘛……”

 

听到有人点自己的名,元璐一愣还没来得及解释,那边的男人就悠悠望了过来,在KTV包厢忽明忽暗的灯光中,他的笑意倒是很坦荡:“哦……”

 

元璐觉得有点心虚。会发现自己老板的歌儿唱的不错是上一回加班晚了正碰上下大雨,半天没等到车时被也才下班的boss瞧见了搭了一回顺风车。

 

那人的车技似乎也并不算特别好,在这样暴雨的天气里那辆黑色的辉腾被他开得很是有几分小心翼翼,一边则是有一句没一句的和元璐聊天。

 

元璐是策划组的文案,一毕业就在这家游戏公司干,年纪不大但现在也算这家没成立几年的公司的老员工了,这位上司的空降全过程算是亲眼目睹。一直有传言他是集团的叶家少爷,但一来传言一直未经证实,二来这位主儿特别自来熟又会忽悠,确实能力也不错,到后来大家都忙着项目渐渐也不去在意了。

 

“今天麻烦叶总了。”元璐无论如何还是要客气一下。

 

“都说了别这么叫啊,”被叫做叶总而挑高了眉毛的男人笑了笑,“小元同志你要尽快适应我们现在的团队氛围啊。”

 

哦……团队氛围……元璐心里默默黑线,自由活跃的氛围是很好,但有时候会不会太过奔放了一点儿。

 

驾驶座的男人倒也没管她的反应,依旧心情不错的样子,合着窗外的雨声和车内轻柔的音乐声,他居然哼起歌来。那是一首名叫《一生所爱》的老歌,原本悠扬略带感伤的调子在他嘴里传出却平平多了几分甜蜜的味道。

 

元璐看着他,他今年也该三十四五了,但看上去依然非常年轻,只有在衣领间袖口上似乎能感受到沉稳成熟的气息,那双漂亮修长的手定定掌握住方向盘。

 

她曾听同事提过,似乎叶修这个名字在以往的某款游戏中代表着惊人的成就,难怪这双手特别惹眼。她忍不住又看了几眼忽然发现,他的左手无名指上套着一只朴素到没有任何花纹的铂金指环。

 

已经结婚了?她有点诧异地想,似乎没有听说过。

 

“想什么呢?”那人见她一直沉默终于打断了她的思路。

 

“哦没,叶……叶哥没想到唱歌挺好听的。”元璐连忙回应了一句,她转开眼睛,有种窥探到了别人隐私又被撞破的尴尬感。

 

叶修倒是接受了她的赞美:“你想不到的事儿多呢。”

 

“boss你今天心情异常的好啊是有什么好事吗。”

 

“嘿嘿,不告诉你……”

 

“……”

 

“对了你家哪儿呢?我看看能不能顺路去买个菜。”

 

买菜……今天老板的画风太不对了……元璐心里受到了些冲击,而罪魁祸首则毫无察觉的,继续哼起歌来。

 

“元璐,元璐,来来唱一首……”被从回忆被带回来的是同事们的笑闹,这帮好忽悠的家伙已经很轻易地转了火,叫着让她也来一首。她想了想倒也没有推辞,大方拿起话筒,点了一首《一生所爱》。

 

被还击的叶修自岿然不动好整以暇,他依然坐在那边,不知什么时候摸出了手机,屏幕的光打在脸上是十分温和的神色,手指点击着界面,慢慢地不知道在回复什么。

 

元璐想起他那时候哼歌的样子,觉得肯定有那么一个人知道他的全部喜怒哀乐。


 *   *   *   *   *

项目虽然定案,但接下来的工作则更加具体而繁冗,公司上下又进入新一轮的加班高峰中。元璐刚刚订好组里的外卖,就见一向也是陪他们加班的叶修匆匆从办公室走了出来,看到她只说了一句:“今天有事先撤了。”人已经大步走向了电梯。

 

之后连续三天都不见人影。公司里大家一边干活,一边也忍不住八卦起来。“我说肯定是家里有事啦……”“说不定是相亲去了?”“去……有人相亲相三天的么……”

 

“话说元璐那天老大有说什么吗?”

 

“我看他表情挺认真的,估计是家里有急事儿。”元璐想了想,叶修几乎什么都没拿,就一阵风似地走了。

 

“啧,说起来老大来我们这儿也近一年了,完全没见过他亲戚家人呢……”

 

“不过我看到他的戒指,应该结婚了?”

 

“真是为我司少女感到悲哀……”

 

“得了boss那性格我司哪位hold得住啊?”

 

眼见话题越扯越开思路广欢乐多,元璐正准备继续赶稿时接到了一个电话。

 

今天元璐按时下了班,她照着地址来到叶修给他的地方时,发现这是一所高校的的教职工公寓小区,居然离她租的房子也并不太远。电话里叶修请她把当时走得急落下的资料带给他,他暂时还要请假几天。

 

这小区有点年头了,满墙满墙葱翠的爬山虎,路边是高大的国槐,比之其他小区显得静谧几分,似乎还多了那么些书卷气。

 

双亲居然是教师么?元璐心里又诧异了一下,随后跑去按楼下铁门的门铃,不一会儿门就开了,她爬到三楼叶修已经帮她开了门。

 

“谢了啊,进来坐会儿呗。”穿着居家服的叶修看起来更懒洋洋了一些,接过她递来的资料,就走进去帮她倒水。

 

元璐原本想推辞,但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还是跟着他走进了客厅。这是个三室一厅的居室,面积中规中矩,但收拾的很干净。一水儿的中式家具,客厅内挂着几幅字画颇有几分古色古香和人文气息。

 

叶修放好东西,给她端来了一杯酸梅汤:“冰的,能喝吧?”

 

“能能。”元璐接了过来,她还真就特别爱这一口儿,“boss你家真漂亮……”她这一高兴,聊天技能上升不少。

 

叶修笑了笑还没说话,就听房里传出来一个很斯文的女声:“小叶,来客人了?”

 

叶修往房门口去了,元璐听见他喊了一声“妈。”元璐默默吞掉一口酸梅汤,清爽冰凉,原来这不是父母家,是岳父岳母家啊。

 

大致情节她也能想到,估计是爱人出差在外,岳母生病了,他就跑回来照顾。居然比自家boss还忙,那位到底是多成熟干练事业有成……她脑内拼凑了半天那个女人的形象,依然毫无头绪。

 

“还没吃饭吧?”这时叶修似乎终于和岳母大人说完话又出现在了客厅。

 

“还没,不过我准备好了饭菜了。”元璐连忙说道。

 

“想想也是,就是客气一下。”

 

“……”

 

“好了这次是真谢谢你回头请你吃饭。”

 

“没有没有,下次我请叶哥和嫂子吃饭才对。”闲聊了几句把那杯味道很正的酸梅汤喝完,元璐就起身告辞,走到门口,积极谦虚地回答。

 

没想到叶修噗的一声笑了出来,见她满脸“我做错了什么吗!”的迷茫脸挥了挥手:“不是,就他吧,特别忙。下回再说下回再说啊。”

 

告别自家boss出来后,天色并不算晚,天边是红彤彤的火烧云,烟火气终于从各家各户的窗户中飘散了出来。不知道哪家孩子贪玩,大人正一声声喊他回家。元璐往公交站台走去,觉得时间都放慢了脚步。

 

她想起刚才所见的叶修。这个boss虽然一贯没什么架子,也十分民主,还爱和大家开玩笑,但说话做事一向犀利能力又强,要说没有距离感是不可能的。而在刚刚,她看到的,则是一个放松而安心的男人,那是属于家的状态和味道。

 

她忽然就很想给爸妈打个电话。


 *   *   *   *   *

虽说双方都说了要请吃饭,但公司忙的一来二去的,转眼都到了年底也没这个机会。但今年公司成绩不错,在集团年会还被总部表扬了,作为其中一项奖励春节假多放三天。元璐攒了年假正等这个时机,算起来得了一个小寒假。

 

在出发回家的前一天,元璐决定去商业圈转转,为爸妈买点礼物。

 

离新年没有几天了,街上一派热闹红火。她自打在B市上完学后就留在了这座城市,她喜欢这里的氛围喜欢这种忙碌,甚至吵吵闹闹的拥挤也是有滋有味的生活。

 

今天的阳光灿烂而风挺小,这是殊为难得的好天气,虽然人流密集,元璐也依然心情极好。她随着人流慢慢逛了一段路,手里渐渐多了几个袋子,望了望街对面的快餐店决定穿过天桥去里面歇歇。

 

后来元璐回想起来,她这个决定真是即失败又成功。

 

天桥上也是人群密集,她小心往下下楼梯,眼看没几步马上就要到地上了,不知是被什么绊了一下,还没来得及叫上一声整个人已经失去重心瞬间滚了下去。

 

这一跤得动静大,碰的一声,周围人群都静止了一下,而她自己感觉懵了片刻,随后就有人上前来扶她。

 

“站得起来吗?”一把挺好听的男声,很标准的普通话,但元璐听得出来里边儿的B市味儿,带着温和的关切。

 

“没关系,应该可以。”元璐感觉了一下,借着他的搀扶慢慢站了起来,才刚要站直就“哎呦”了一声。

 

“可能是脚崴了。”那人说道,“你动动脚试试。”

 

刚一动元璐果然又感到左脚一阵疼痛,见她的神情那人帮她把掉在地上的袋子都捡了起来:“我扶你到边儿上去吧。”

 

“太谢谢你了。”元璐瞬间感动地一塌糊涂,虽然摔得狼狈,但遇到了好人。她边挪边想,就去仔细打量扶着自己的人。这是个挺拔修长的年轻人,穿着一件驼色的呢子大衣,戴着眼镜,帽子围巾手套倒是一样不少,但都非常妥帖,一看就是修养很好的样子。

 

他的肤色偏白,从元璐的角度看去,能看到轮廓很好看的下巴颏。

 

“你看看东西都在不?我等下帮你打个车。”他似乎非常会照顾人心思也很细,首先就提醒了这些问题。元璐连连点头表示东西都在,又再次道了谢。那人转过头来表示不必客气,元璐这时才发现他的眼睛有些不一样大,但瞳孔的颜色很漂亮,整个人看上去很是舒服。

 

“怎么了?什么东西掉了?”那人见她发呆,以为她落了什么。

 

“没有,我就是,那个,这位先生我该怎么称呼?”元璐回过神来。

 

“我姓王。”青年微微笑了笑,“我先帮你打车吧。”

 

他正要走,忽然背后就听到有人在喊:“大眼,哥在这儿啊,你去哪儿?”

 

元璐觉得这个声音非常耳熟。

 

片刻之后,她就知道了答案。

 

只见穿着厚实大红羽绒服戴着一个小黄鸡耳罩,手里捧着两个冰淇淋蛋筒的自家boss叶修同志,正气度悠闲仿佛闲庭信步地走了过来。

 

“这姑娘摔伤了,我帮她打个车。”戴眼镜的青年解释了一句。叶修刚想说话,瞧着元璐的正脸,有些玩味地挑高了眉:“这可巧。”

 

元璐的脸也有点僵,哈哈地打了招呼:“叶总……”

 

“你们认识?”旁边的青年有些惊讶地看着他们。

 

“嗯,我公司的主文案,元璐。”叶修把其中一个蛋筒递给了他,“小元,这是王杰希,你喊他王哥就行。”

 

叶修两人也是出来买年货的,不过他们出来的晚这时候还没什么收获。一边寒暄一边吃完蛋筒,元璐也再三表示摔的不重后,两人还是决定先将她送回家。这回换成叶修扶她到了路边,王杰希去开车。

 

这辆尾号W76的辉腾元璐认得,就是前阵子叶修一直开的那辆。

 

车里王杰希早就已经把空调打暖坐进去之后非常舒服,叶修坐在副驾驶,元璐一个人霸占着后排座位,相当宽敞。

 

“给小元拿瓶水啊。”王杰希一边打灯转向,一边指挥叶修给元璐找水。

 

“不用麻烦了。”元璐道着谢接过了水。就见叶修又在包里翻了一会儿拿出一个手机看了一眼,随后插到了车载电源的充电器上。

 

“大眼你看你手机又没电了,难怪刚才没接我电话。”

 

“昨晚忘充了。你买个蛋筒的功夫打什么电话。”

 

“这年头坏人可多了。”

 

“你是在说你吗……”

 

两人居然斗起了嘴。元璐在车后座上听得直乐。

 

王杰希很是体贴地不时和她也聊上几句,叶修插嘴插得不亦乐乎。车子开得并不快,但好运的是并没有堵什么车,一路在这座古老而充满活力的城市中平静地行驶着。

 

元璐觉得自己的内心也很安静,就算看到王杰希左手无名指同样带着的纯铂金指环,她并没有什么不能接受的情绪。也许在刚刚叶修喊着他自己取的那个外号将蛋筒递给王杰希时,她就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与之相反的,这两人在一起,那种暖洋洋像冬天大太阳晒过的棉花被一样,蓬蓬松松亲近自然的感觉,让人觉得舒服。

 

她想起那次自己脑补过的女强人形象,忍不住笑出声来。

 

“怎么了?”王杰希的声音依然很是沉稳平和,此时还带了些亲切在里面。而叶修直接转过脸来探究地望向她,脸上依然带着因为刚才与王杰希的聊天而出现的淡淡的没有半分棱角机巧的微笑。

 

元璐看着他们,笑着摇了摇头。她将脸转向车窗,B市的天空难得一见的湛蓝,丝丝白云镶嵌在其中,空气里都是甜蜜的味道。


评论(29)
热度(299)

© 星星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