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星牌

爱的战士(。

【叶王】日月 (上)

就是忽然特别想写古风(。突发脑洞两篇完结。


北微山的清晨薄雾渺渺,偶有鸟鸣,山谷间空声回响,别是清幽寂静。高英杰望着前方崎岖山路上的挺拔牌楼,云雾遮去了牌楼上铁画银钩的微草两个大字,此情此景恍然倒真似世外仙境一般。

 

他心里却并不轻松,反而抱紧了手中长剑;剑名“木恩”,正是他拜入微草门下之时得到的佩剑。

 

他在等人。

 

王杰希闭关前说了一个日期和时辰让他到山门前等一个人。他茫然不解,大着胆子问了师尊一句所等的是何人。王杰希似乎是想了想,便答道是一个大魔头,你和他交次手,看看能否阻下他。

 

高英杰听说是个大魔头不由紧张,王杰希倒是很平静的样子,又道那魔头不会来得太早,你辰时过去,必定还得等上一等。他连连应了,心里想着这是师尊给自己的考验,却没发现如若真是那等为祸武林的大魔头,他一个微草剑心堂的弟子如何收拾得了。

 

而以高英杰谨慎细心的性子,这天依然是早早来了,晨间山风微凉但他等的很认真,心下正暗自凝神调息平稳心绪。

 

忽然风向变了,雾岚水汽似乎被轻轻挥开,这只是很小的一点变化,但高英杰立刻察觉到了,睁眼望去。

 

果然就见山路上走来了一个人。那人身形并不如何高大,穿着灰扑扑的普通衣裳,更显眼的反倒是他背着的包袱,用麻布包裹着,十分细长。在高英杰望向他时他也抬眼看了看,那也是张没什么特别的脸,但看上去还很年轻,五官也算清标,但他很快就将目光转开了,嘴里叼着的杂草转了转,仍是懒洋洋地往上走。

 

高英杰呆了半刻,这人完全没有攻击性的表现让他一直不知该不该出手,但想到师尊的叮嘱,他顿了顿深吸一口气,小声说了句:“得罪了!”便拔剑出鞘,直直扑身而下。

 

他这一扑本就借着山势端得凌厉转瞬之间就到了那灰衣人面前,那人却似乎并不惊慌,只是往左斜跨出了一步。这一步极准,居然将高英杰这一扑躲了过去。高英杰心下一惊,连忙变招足尖一点侧身剑锋回刺,一声闷响,入眼的是那细长的麻布包袱,那人一挡一推,竟向后跃出了十几步。

 

这是个大高手!高英杰心下明了,他入微草不算太久然而长于王杰希身侧,天赋既高眼界也十分开阔,虽然刚才只有两招他也能够判断出来人身手高强。不过师尊之命他自然全力以赴,一瞬之间又提气跟上,一柄木恩剑光泠泠。

 

来人原本似乎是想说话,但见这小道童又飞身逼近不觉叹了口气,打起了几分精神。这孩子根骨上佳天资又好他是看出来了,所以为了省力一些自然是认真起来好早早了事。

 

一共过了二十六招,那柄不知是何兵器的细长包袱仍没有打开,只是堪堪抵住了高英杰的咽喉。

 

高英杰气喘吁吁,他知道灰衣人手下留了情,此时倒没了方才等待之时的惊慌。他咽了口口水感觉自己嘴里干的厉害,正想开口,却被对方打断。

 

“你就是那个什么英杰,王大眼藏着掖着的那个宝贝?”灰衣人挑着眉,好整以暇地看着他。

 

高英杰闹了个大红脸。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在意师尊被唤作“王大眼”,只是低低道:“在下微草高英杰,不知前辈是哪位高人?”这灰衣人招式虽然奇巧迅猛,但却透出一股开阔中正之气,高英杰觉得应是名门正派。

 

“啧啧,这么容易脸红啊,大眼个心脏的还让你来挑我?”来人似乎乐了,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手腕一抖那包袱散开一半,顿时高英杰觉得周身一冷,脸边似乎是有锋锐寒气直透入体,他定睛一看,却是一杆银晃晃的战矛!

 

如若这杆兵器不出名,那整个江湖就没有出名的神兵了。

 

“这……叶秋前辈?!”高英杰又是一呆。

 

原来这神情惫懒衣着普通,而被王杰希称作“大魔头”的青年,居然是武林第一高手,人称“斗神”的嘉世堂叶秋!

 

那头叶秋却早就又将“却邪”裹进了麻木包里,依然是轻松的表情:“好啦咱们现在就去见你师傅有什么疑问哥替你做主!”

 

“……叶秋前辈,师尊正在闭关。”

 

“哦?”叶秋闻言似乎思考了一下,但立刻又说道,“闭关就闭关呗哥等他出来。”

 

高英杰觉得叶秋前辈还是在没开口之前,颇有第一高手的风采。

 

落星台位于翰墨阁东侧的山腰之上,高英杰头次走小路上来,望着在前面带路的叶秋这里转一下那里绕一下避过微草的机关阵法不由得有些恍惚。叶秋人也不客气,直直就往后室走去。

 

这里正是微草掌门王杰希的起居之所,高英杰虽然有些惶恐但又不好阻止叶秋只得跟了过去,口中称道:“前辈坐,我去泡茶,顺便通报一声。”

 

“茶是该泡,通报就不用了。”叶秋熟门熟路地将却邪往窗边的条案上一搁,人坐在了书桌后的那张黄花梨太师椅上,“我自等他。”

 

高英杰有些为难,叶秋江湖声名显赫地位极高,然而各种传他古怪的传闻也没断过,他本就生性腼腆从不知道如何拒绝别人,对上叶秋真是手足无措。

 

“英杰,去把‘微露’取来。”有人及时解了他的围。

 

“哎哟这次居然舍得用微露招待我,大眼你是想通了?”叶秋仍是赖在太师椅上,此时笑眯眯地看着来人穿过花厅走进书房。

 

“你来早了。”来人道袍之上雾气未散,正是应该正在闭关的王杰希。那“微露”是北微山上独有的茶,不但难采数量也十分稀少,叶秋来过多次也很少被招待,不过王杰希显然绕过了话题。

 

“啧,”见高英杰已经行完礼出去,叶秋跃身贴近了点,“早点见哥不高兴么?”

 

王杰希见他靠近,倒是定定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后点点头:“胖了。”

 

“喂,大眼你是想打架吗?”叶秋嘴上威胁着倒也不是真的动怒,但见那头王杰希似乎是有些绷不住唇边浮现了一丝笑容,也一同笑了起来。

 

等茶都泡好,王杰希还让高英杰从厨房拿了两碟点心,茯苓饼、绿豆糕,他算着叶秋也许未曾用过早饭,果不其然,叶秋一边喝茶一边盛赞微草厨房的手艺。

 

“我说大眼,一顿早饭可不够,你拿我给你那小徒弟喂招打的好算盘啊。”叶秋解决了一块绿豆糕又拿起一块瞧着在边上落座的王杰希。

 

“你却邪都带来了,不活动活动岂不可惜?”王杰希不紧不慢地吹了吹茶末子。

 

“带却邪来是想和你打架的,灭绝星辰没生锈呢吧?”叶秋居然非常直白的来了这么一句。

 

王杰希怔了一怔,又望了一眼窗前条案上的却邪。虽然被包裹在麻布之内,但神兵锋芒非是布匹就能阻挡,森森寒意共着主人的气息,沛然翻腾。他皱了皱眉,又仔细看向叶秋,那人正啃着茯苓饼,看上去十分若无其事。

 

“你最近是否遇到什么事?”

 

听他这么问,叶秋哼笑了一声表示不屑:“我说别扯开话题,本来想找你练手但现在被你小徒弟截胡了。你那小徒弟我看了资质倒是不错但也太过于害羞,以后啊别这么藏着掖着了。”

 

“得蒙叶神指教,想必英杰也获益匪浅。”

 

“啧听哥一席话自然胜读十年书。”叶秋似乎已经吃饱喝足,此时满意地眯了眯眼睛,站起来溜了个圈儿。天尚早,他确实是连夜赶的路,因而让王杰希估差了些时间。山上僻静连带室内也要清冷些,王杰希依然坐着,神色倒是淡然而放松的,随他在内外瞎逛。这落星台要说除了作为主人的自己最熟的就要算是眼前这位了。

 

忽然叶秋就抛了一包东西过来:“凝神镇痛的,你应该需要。”

 

他一打开是一包香料,却似乎不是中原之物看得出来应是十分珍贵。慢慢又将其包好,往一边的多宝格放了:“我无事,倒是你,再不去沐浴更衣谁还认得是嘉世堂的高手?分明是丐帮弟子。”

 

说完王杰希就起身转到屏风后面,那是里间的寝室,叶秋也并未表示异议,只道:“我喜欢那件八宝八卦衣。”

 

原来他以往偶有留宿,落星台便也有给他备好的了衣物,王杰希很快取了出来自然是无视了他说的,都是寻常的长披和内衫。八卦衣乃是法衣,平时本就不常穿叶秋见过一次王杰希作那样打扮,也许是觉得新鲜此后就一直有些心心念念。

 

王杰希将衣物递给叶秋,叶秋倒也没因为不是法衣就有什么异议,他伸手接过,顺便握了握王杰希的手背。他的一双手生的十分漂亮,纤长白皙,握上来却是温热有力的。

 

两人对视了片刻,在橘黄色的晨光里,交换了一个短暂而轻柔的吻。


评论(7)
热度(103)

© 星星牌 | Powered by LOFTER